新春走基层|深夜“零点半”他们锱铢必较 为高铁列车铺就坦途

作者: 分类: 时间: 2019-04-14 评论: 暂无评论
04:19

齐鲁网2月6日讯忙碌了一年,人们期盼阖家团圆。平稳、舒适的高铁让人们的团聚、出行更加便捷,这是因为,有一群被称作“平顺师”的铁路工作者,日夜奋战,为旅客保驾护航。《新春走基层》,我们一起走近春运路上的高铁“平顺师”。

凌晨12点,随着最后一列高铁驶过,京沪线黄河特大桥又迎来了4个小时的停运检修期。夜深人静,大多数人已经进入梦乡,而吕关仁他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黄河特大桥是京沪高铁线上最大的跨河桥,大伙的任务就是对桥上的轨道进行检测和维护,保持高铁运行的平稳。春运期间,车次和人数猛增,为确保线路顺畅,他们的作业密度比平日增大了许多。 正在进行检测工作的济南局集团公司工务部高级工程师吕关仁告诉记者,轨道检测存在盲区,超声波探不到,有时候必须要用手持探伤仪逐一检查。

全长33公里的黄河特大桥有1300多个钢轨焊缝,这些焊缝都要定期探测,确保表面平滑和内部没有损伤。此外,他们还要对桥上的整体轨道进行一寸寸扫描,采集数据。这天的气温达到了零下10多度,极寒的天气让他们作业变得异常艰难。

作业队伍里,55岁的吕关仁是济南铁路局工务部的高级工程师,年纪最大也是最忙碌的人。进入春运,他领着大伙在一线作业,一直没有休息。吕关仁告诉记者,“因为高速铁路密度大,春运期间,车很多,如果我们有线路故障,造成慢行,对我们的运输秩序影响就会很大。”

高铁线大都采用的是无砟轨道,钢轨直接铺设在混凝土上,但黄河特大桥由于跨度大,主梁上的轨道是铺设在道砟上,这样在两端就出现了有砟无砟过渡段,为了保障高铁的高度平顺,这里也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地方,吕关仁告诉记者,“如果它的沉降变化不一样,就会造成列车通过的时候乘客会有不舒适的感觉。”

前段时间,列车经过过渡段出现过轻微的晃车。通过检测,他们确定了轨面有两到四毫米的高低起伏,虽然目前采用扣件进行了调平,但因为调整量的局限,长远打算还需要制订新的方案。这几天,大伙一直在反复探测,进行关键数据的采集和评估。

凌晨3点多,气温越来越低,他们在一处焊缝检测有超出0.03毫米的不平误差,虽然误差比头发丝还要细,对行车安全也不会有影响,但吕关仁还是坚持进行了打磨,“高铁的核心就是高平顺性,我们的轨面一定要保持非常的平顺,这样列车过去才能比较平稳,让乘客感觉比较舒适。”

为了掌握和真实感受轨道平顺性情况,第二天一大早,吕关仁又登上一趟高铁进行体验。这些年,他经常奔波在铁路线上,很少陪伴家人,无数次的体验,数万公里的里程,为的就是掌握在车轮和轨道摩擦声中,准确判断列车振幅轻微变化的能力。

因为轨道的平顺探测和养护只有晚上的4个小时,更多的时候,大伙还要在实验基地探讨和推演高铁线上可能出现的状况。吕关仁经过思考,想采用“微创”手术的方案,“把轨枕抬起来,在轨枕底下注胶,这种方案工作量很小。”

当天夜里,吕关仁和大伙要再次对过渡段的轨道进行复检,为下一步4毫米的轨面平顺做最后的数据确认。抬着沉重的仪器,爬过146阶台阶,他们又要在黄河特大桥上度过紧张的4个小时。

标签: none

订阅本站(RSS)

评论已关闭